戰疫是一個塑造人類更好未來的過程

2020-04-29
29 2020-04

09:57

分享
來源:《光明日報》作者:錢鎮

  新冠肺炎疫情,來勢兇猛,蔓延迅速,令人感到沉重。長期以來,世界大戰不再,冷戰已經結束,享受著和平發展的紅利,陶醉于經濟發展、財富積累和科技進步帶來的種種便利、好處,人們少了對風險的警惕和防范。一場疫情,敲響了警鐘。

  生命是無價的。此次疫情,危害巨大。疫情暴發后,全球上百萬人被感染,十多萬人遇難,慘烈程度不亞于一場戰爭;失去親友,給更多人留下了難以愈合的傷痛;人是社會的動物,保持社交距離,退回家庭,使友人歡聚成為奢望;外出打工是許多窮人賴以謀生的手段,這條路一斷,生活變得艱難;發達的經濟,有賴于開放和交流,疫情的威脅,造成了兩難;世界各國,原本依照各自的優勢和特點,形成了錯綜復雜的全球產業鏈,如今受到重創;生活離不開財富的創造,種糧種菜、鋪路架橋這類生產活動也受到嚴重影響;有的國家,本已面臨不少困難,如今雪上加霜,難免顧此失彼,疫情與次生災難疊加,困難可想而知;危險面前,有人為求自保,歧視對待特定行業、地區或國家的人,讓人與人之間出現裂痕;大難當頭,有人急于轉嫁矛盾,歪曲事實,興師問罪,煽動仇恨,給國與國的合作制造障礙;種族主義、民粹主義趁機興風作浪,給人類社會的未來蒙上陰影。我們正面臨一場深刻危機。

  禍福兩相依。嚴峻的挑戰能促進發展方向的調整、制度變革的決心、日常習俗的改變和價值觀念的反思,催化器物、體制、習俗和觀念四個方面的重大變革。

  社會需求是科研和生產的強大推動力。疫情肆虐,刺激了相關技術的研發、完善和推廣,不斷出現新的令人鼓舞的突破,包括紅外感應檢測、檢驗病毒試劑、空氣過濾設備、防病抗病新藥等等。疫情襲來,日常用品的重要性凸顯,奢侈品的生產萎縮,連制造武器的企業也轉而生產醫療設備了。社會生產向以人為本的方向調整,符合人類的整體利益,相信這一趨勢不會隨著疫情的消失而消失。

  一些社會服務過去離不開人與人接觸,現在高科技可以大顯身手。機器人、無人機、電子商務各顯神通,有效地減少人與人接觸導致的疫情傳染。它將能促使這樣一個社會的來臨:在這個社會中,人們更多地從事智力勞動、創造性工作,盡可能多地從危險、簡單、體力性的勞動中解脫出來。

  現代國家治理大致有兩種取向。一種強調治理的效力,一種強調權力的透明、監督和制約。嚴格地講,兩者之間并不是非此即彼的關系,但是現實政治實踐中,往往厚此薄彼。疫情暴發時,一些國家的中央政府與地方政府的對策不同,甚至相反,如果兩者分屬不同黨派,體現尤其明顯。缺乏統一協調的政策減弱了應對危機的效力。福山擔心的一些發展中國家雖有自由民主卻治理低效的現象如今在西方國家也暴露出來了。發現問題是解決問題的前奏,相信未來治理效力能更被重視,政治體制中這一結構性問題能更好地破解。

  疫情不是人類生活的常態。不少國家或地區疫情惡化與準備不足、力量不夠有關??墒?,為了防范意外事件事先消耗過多社會資源作準備又顯得不經濟,所以各國要及時分享信息、有效調配資源、聯手技術攻關。因此,國家間、地區間的支持與合作和國際組織的能力建設尤為重要。這方面的積極變化也是可以期待的。

  生活方式是有慣性的。為解決交通擁堵和空氣污染,很早就有錯峰上下班、居家網上辦公等建議。居家工作不僅可行,也更人性化,可以解決家庭與工作顧此失彼的困境。人們贊同這一理念,但少有具體實踐。疫情發生后,人們發現,網上辦公、網絡授課、網上開會甚至遠程會診都是可行的。積累了經驗、開發了技術后,一些變化會沉淀下來,常態化。

  實踐表明,好的衛生習慣有助于防范疾病,勤洗手、戴口罩、不隨地吐痰的習慣不難養成,聚餐用公筷、不吃野生動物等文明習慣也會被越來越多的人遵守。過多的垃圾,包括難以降解的塑料讓地球不堪重負,會導致嚴重的生態危機。垃圾分類、少用塑料袋等符合人類共同利益,意義重大。相信受疫情重創能讓更多人警醒,能更用心地保護生態,呵護家園,對子孫后代負責。

  有的問題,源于人們雖然知道對與錯、好與壞,但習俗難改。有的問題,則與價值觀有關。有些國家疫情嚴重,部分原因是民眾一味強調個人自由,違反政府保持社交距離的禁令。如果個人自由傷害到集體利益,難道不是應該適當約束嗎?有的國家疫情惡化,是因為決策者擔心影響經濟發展,對是否采取更嚴格的防范措施猶豫不決。當經濟發展與人的健康發生沖突時,不是應該更多考慮人的生命安全嗎?世界人口在增長,地球資源在減少,有的動植物甚至在消失,人類不是更應該與各種生靈平等相處,通過保護自然、保持動植物來維護幸福生活嗎?此上種種,都涉及價值觀念。疫情會促使人們反思,反思能帶來變化。

  疫情過后,未來社會會是什么樣,能不能變得更好?答案是開放的。未來社會不是給定的,而是在我們的手中生成的,它取決于我們的努力、智慧、視野和胸懷。

  〔作者系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國際戰略研究院副研究員,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員〕

(責編:畢陽)

山东十一运夺金一定牛